通过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局(FinCEN)文件了解金融犯罪合规现状


本周国际新闻记者调查联盟(ICIJ)向主流媒体公开数份保密文件,包括之前泄露的可疑活动报告(SAR)

根据FinCEN文件,国际银行系统中存在大规模洗钱等可疑金融活动,这引起了人们的严重关注。众所周知,银行系统在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AML/CFT)的管控是最为严格的。

现就FinCEN文件所透露的内容,我们来谈一下当今全球范围内的金融犯罪情况。

银行检举大量可疑活动报告—但这样就够了吗?

只要有金融犯罪,人们首先会去指责是银行工作疏忽。银行是全球金融系统的主要“守门员”,负责通过其业务网络检举所存在的可疑(或潜在可疑)金融活动。

一旦发现有可疑金融活动,银行不可避免的都要“背锅”。这主要是因为普通百姓不知道还有金融情报中心(FIU)这样一个监管机构的存在。FIU是私营侦查部门与执法机关之间的重要纽带。

银行为其提供了大量线索和情报。2011年到2017年,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局(FinCEN)收到了1200多万份可疑活动报告。仅2019年又收到了超过200万份。

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局(FinCEN)收到如此多的可疑活动报告(SAR),足以见得FIU在国家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监管框架下的重要性;而这些FinCen文件仅仅是冰山一角,所提交的可疑活动报告不到总报告数的0.02%。[1]

此期间SAR提交数量呈现上升趋势,让人不经想问,这是因为金融犯罪在变多吗?还是金融机构的侦测能力变强了?亦或是他们不再愿意花费大量时间去筛选,直接将有问题的SAR全部提交?

尽管提交SAR的数量增加,但是在提交SAR的时候,还应注重其质量。FinCEN文件建议金融机构需提高鉴别能力,避免盲目提交。

泄露的文件是SAR的事实表明,银行一直在努力检测并提交可疑交易,并取得了一定成效。尚若银行坐视不管,情况将更糟。

但只顾提交SAR并不能真的解决问题。如果提交的信息不全或者提交不及时,最后意义都不大,属于无效提交内容。

另外,若确有违规行为的,还需及时采取跟进措施。包括银行终止可疑交易,执法机构冻结、没收财产,以及提起诉讼。

合规与收益平衡亟待完善

FinCEN文件泄露使金融犯罪合规体系中的漏洞得以凸显。目前打击金融犯罪的措施往往不够及时,比如追溯性提交SAR,表明提交的SAR“太少太晚”。

此次泄露还暴露了体系中的其他问题,包括:

  • 由于银行未发现客户拥有受益所有权,或缺乏有效的金融犯罪防范政策,导致与不合规客户开展业务。
  • 客户正在接受尽职调查期间,仍与其保持合作。

 
此时审查制度尤为重要。负面报道与执法审查是预防反洗钱/反恐怖融资风险的有效手段,可让金融机构能够及早发现交易人是否涉及欺诈,腐败或其他金融犯罪。这样不合规客户就无法在银行开户,也就不存在可疑交易的问题了。

但此时银行需要作出选择,是严格执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预防措施还是把潜在利润放在第一位。很显然,银行对于打击金融犯罪,尤其是可疑活动报告提交方面,无论是否会因此损失一定利润,都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

可疑活动报告大量涌现,FIU能否应对?

尽管银行在管控和预防可疑交易工作中首当其冲,但银行不负责调查和起诉金融犯罪。这些是执法机构的职责。

FinCEN是如何处理2011年至2017年间提交的1200万份SAR的?对每份报告进行深入调查需要花费大量人力和物力。

根据美国财政部发布的数据,相比2010年,FinCEN工作人员数量减少了10%以上,而SAR数量在持续增长。在2017年担任FinCEN代理局长的贾马尔·阿尔欣迪向美国国会证实了FinCEN存在人员紧缺的问题。[2]

和私营企业一样,政府部门也要在支出与职责履行之间找到平衡点。因此不光金融机构,监管部门也在寻找最高效的办事方法。他们需要向司法机关提供调查和起诉所需的情报。在这方面出现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今年早些时候,由于积压的可疑活动报告过多,德国政府对本国的FIU进行了突击搜查

出现这些问题,银行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监管部门也难辞其咎。

提高解决金融犯罪合规问题的效率

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认为打击金融犯罪过程中所存在的主要问题不在于缺少规定、指导、标准或最佳实践,而是合规步骤过于繁琐,导致效率降低。

反洗钱/反恐怖融资行为在很多人眼里只是在按部就班的走流程,批评者担心这样是否能真的阻止金融犯罪活动。因此这些政策规定只是停留在纸面,而无法确保有效贯彻落实。

根据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评定,美国在可疑活动报告方面只是“部分达标”(FATF建议20)。评定意见中写道“覆盖范围、综合阈值以及SAR提交日期(30或60个日历日)方面存在一定问题”。

尽管FATF也承认美国相较于大多数国家,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工作已经十分出色,但还是有待提高。

FinCEN也意识到了这方面的问题,最近就提高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工作效率广泛征求意见。现已发布了拟定法规的预先通告(ANPRM),计划对《银行保护法》进行修订,“放宽金融机构对于资源分配的规定,完善私企与政府之间的协调工作,从而提高反洗钱工作的效率”

在这时候发布此通告并非巧合。FinCEN清楚地知道,现行规定不能很好地防止全球非法资金流动,这点从泄露文件内容得到了证实。

体系改革势在必行

没有人希望出现FinCEN文件这样的丑闻——乘机大做文章的媒体除外。银行和监管部门都难辞其咎。

但正好可借此机会进行一番改革。比如加强公私伙伴关系,促进其他领域的合作,强化信息互通共享。

我们应该进一步完善管理标准,从根本解决问题,而非简单地按章行事。

希望整个行业能够重视起来,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
 
 
 
[1] https://www.icij.org/investigations/fincen-files/suspicious-activity-reports-explained/
[2] https://www.fintechfutures.com/2020/09/leaked-fincen-files-show-banks-allowed-2trn-in-suspicious-transa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