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贸易融资:银行应如何监控可疑的海运活动?


Accuity产品经理拜伦•麦金尼(Byron McKinney)探讨了最近发生的可疑海运案例以及金融机构需要密切关注融资交易细节(包括货物运输方式)的原因。本文最初发布于TXF新闻

2017年的许多新闻都曾报道过海运公司为逃避制裁管制而采取的激进方法:例如,海运船舶通过在公海进行“船对船货物转运”,避免进入受制裁区域。这一趋势似乎一直持续到2018年。在最近的一个案例中,一艘海运船舶在克里米亚和俄罗斯之间狭窄的海峡上进行了一次船对船货物转运。

这艘名为“HHL MISSISSIPPI”号的船舶被控将铁矿石从挪威运送至克里米亚。卫星数据审查结果显示,“HHL MISSISSIPPI”号船舶停靠在刻赤海峡(位于克里米亚和俄罗斯之间)内的锚地之后,一批小型船舶陆续停靠在附近转运货物,然后驶入克里米亚的卡米什-布伦港(Kamysj-Burun)卸货。

克里米亚已被列入OFAC制裁名单,而发货地挪威已在2014年签署了《欧盟对俄罗斯制裁法案》。因此,这批铁矿石货物的运输是非法的。

这个案例引发了很多问题;此类活动应当如何监管?谁应负责监督贸易交易中的货物流动?如何执行监管规则才能防止进一步非法活动的发生?

金融机构的监管与作用

依据沃尔夫斯堡集团(Wolfsburg Group)、国际商会(ICC)和金融与贸易银行家协会(BAFT)在2017年发布的《贸易融资原则》,金融机构可以在应对贸易融资活动相关金融犯罪风险、协助遵守国家和地区制裁和禁运法规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此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香港银行公会(HKAB)等机构已向从事贸易融资活动的金融机构发布了相关的合规指导性文件。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合规指导性文件于2015年10月发布,着重介绍了如何识别和管理贸易融资和银行业务中出现的危险信号和风险。该文件还概述了银行和金融机构为确保合规而必须监管的重点领域,以及必须采用的最佳做法。

同样地,香港银行公会(HKAB)在2016年2月发布了关于打击贸易洗钱的指导性文件。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类似,香港银行公会的指导性文件也详细列出了金融机构为完善其贸易合规规范而必须监管的一些关键领域。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香港银行公会的指导性文件虽然并未特别提及船对船货物转运案例(如“HHL MISSISSIPPI”号船舶案例),但确实强调:贸易融资提供商必须监测船舶行程,确保其不会违反任何制裁规定。

相关原则在实践中的运用

金融机构必须采取积极主动的方式监控交易的各个环节,不仅要了解交易所涉及的公司,而且还要了解与交易相关的货物、运输、地点和受益人。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与香港银行公会的指导性文件详细介绍了相关最佳做法以及金融机构在处理商品运输时必须优先考虑的事项。

1. 风险评估——金融机构应全面审查其贸易融资业务,包括与客户群、地理位置和产品相关的金融犯罪潜在风险,并确保风控措施实施到位,从而降低相关风险。

2. 客户尽职调查——金融机构必须核查参与贸易融资交易的客户或任何指示方,并开展适当的尽职调查;对明显“高风险”的客户应进行最全面的审查。审查范围应涵盖下列内容:

  • 客户的贸易伙伴;
  • 货物性质及其潜在的双重用途(军民两用);
  • 原产国;
  • 船名和IMO编号;
  • 船舶详情——例如旗帜、行程历史、既往名称;
  • 船舶实益所有人及船运公司检查;
  • 装货港口和卸货港口;
  • 交易中涉及的代理商或第三方;
  • 特定交易流程的停靠港(起运港、目的港);
  • 船舶最近的航行历史以及是否曾经停靠过任何禁运国家。

3. 审查跟踪——金融机构应确保妥善保管审查过程中用于筛查的相关文件,使其处于随时可供查阅状态。此外,金融机构还应正确记录停止筛查的理由,以便于交易后的二级审查和审计。

4. 军民两用商品——金融机构应确定其所融资的相关货物是否为禁运货物,并应特别注意相关货物中是否存在军民两用货物。至少,银行应设立一套流程,用于识别军民两用商品并进行事态升级,以便进一步审查。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与香港银行公会的指导性文件是有效贸易合规解决方案(涵盖商品运输)的基础。金融机构应尽量在日常运营中实施相关指导方针,以此遵守格局不断转变和扩大的全球监管法规。

结论

就“HHL MISSISSIPPI”号船舶将铁矿石从挪威运至克里米亚一事而言,目前尚不知道此事件中提供贸易融资的金融机构是否具备足够的筛查能力来发现业务中出现的非法活动。然而,在实践中,如果相关金融机构采用了正确的技术,那么一旦船舶进入克里米亚锚固区或港口,警报器可能就会提醒相关各方。届时,金融机构就能够迅速采取行动,按照正确的程序报告涉嫌违规的行为,并保护自身免于卷入任何不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