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如何改变亚太地区的“了解你的客户(KYC)”与“反洗钱(AML)”技术?


COVID-19疫情正以某种方式改变整个世界,而这种改变在疫情得到控制后仍将长期存在。

最近,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网站做出了两项预测:无人机交付量将大幅增长;更多人将选择虚拟影院,而非传统的影剧院。云服务供应商Emarsys和GoodData的跟踪调查结果显示,亚太地区的在线订单数量增长了82%(大部分订单来自于各类零售店主)。

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变化在于:许多商业和生活领域(包括在线教育和视频会议)都在采用、促进和推动数字转型。

那么,金融行业的未来将会是怎样的呢?近几周(近几个月)以来,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业务中断,员工被迫远程办公。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与国际刑警组织均发出警告:疫情期间的犯罪活动和欺诈活动有所增加;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活动的增加尤其令人关注忧心。“一个国家即使不是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的目标,其反洗钱/反恐融资系统中的漏洞和弱点也可能遭人利用”,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补充道,“这使得风险监管和执法活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由于消费者行为的被迫改变以及欺诈风险的增加,一些新的趋势已经初见端倪。

数字渠道的价值日益突显

受到疫情影响,消费者行为突然被迫发生改变,人们意识到数字技术在打击洗钱和欺诈方面的重要作用,这都将加快数字技术在客户服务和合规筛查方面的普及与应用。

相比之下,那些拥有数字渠道的金融机构能够更快速、更有效地适应疫情带来的改变。即使人们的正常生活和商业活动因为疫情影响而发生中断,拥有数字渠道的各大银行也能快速安全地获取客户的数据。

2019年,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发放了八个数字银行牌照。2014年以来,中国大陆地区发放了五个数字银行牌照。去年,新加坡宣布将颁发5个新的数字银行牌照。韩国迄今已颁发3个数字银行牌照(韩国于2017年成立了首家网络银行——Kakao银行,当年就吸引了600多万用户)。

方便高效的客户登记流程是数字银行的一大成功要素。麦肯锡发现,亚洲地区55%~80%的银行用户愿意在一家没有分行的纯数字银行开立账户。为了满足这一需求,亚洲的多家银行正在通过技术手段进行相关探索。例如,日本的Seven银行的自动柜员机采用了面部识别技术,客户可以直接通过自动柜员机开立账户。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鼓励金融机构在疫情期间“尽可能采用可靠的数字客户登记流程并提供数字金融服务”。全球范围的社交隔离措施意味着:面对面的银行业务和传统的客户登记流程既不可行,又有安全风险。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表示“金融科技的应用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COVID-19疫情导致的一些问题”,并且鼓励金融机构“尽可能”采用此类金融技术。

即便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数字化转型趋势也不会倒退或放缓。金融机构和其他商业组织(例如,非银行金融机构,非金融商业组织(房地产代理公司和赌场等))必须满足反洗钱/反恐融资的合规要求,因此绝对无法忽视这一趋势。

消除(或减少)手动程序已成当务之急

政府的社交隔离要求和员工缺勤率的上升意味着,任何依赖纸质流程或人工流程的金融机构(包括那些使用反洗钱和“了解你的客户(KYC)”合规自动筛查流程却手动处理危险信号的机构)都面临着重大挑战。我们的研究表明,依赖手动流程一直是金融机构的一个短板。亚太地区的几家银行目前仍在运行手动的“了解你的客户(KYC)”和“客户尽职调查(CDD)”筛查系统。

对许多组织来说,疫情期间处理警报是一项重大考验。例如,仅当用户在银行总部登录账户时,有些筛查系统才能开始运作。这些安全系统必须尽快升级更新,实现远程工作功能。

在疫情期间,那些已经在采用云技术的金融机构能够快速适应新的形势。我们希望看到,有更多的金融机构能够关注基于机器学习(ML)和人工智能(AI)的合规筛查工具。这些工具可以降低误报率并减少反洗钱合规团队的工作量。

疫情期间,人们已经形成一种共识:理想的筛查系统必须安全高效,既可以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又允许员工从任何地点进行安全访问。

集成式解决方案将会供不应求

对于客户登记、KYC和合规筛查解决方案而言,能够通过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s)等技术相互通信、促进远程工作的系统和应用程序同样十分重要。

由于许多人都在家办公,金融机构的相关系统必须承担更多的新客户登记工作,并且在不增加反洗钱/反恐融资风险的情况下促进各类金融交易活动。

COVID-19疫情爆发之前,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平台和生态系统之间的连接点)的使用已经迅猛增长。我们预计,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的使用在未来还将进入一个更快扩展阶段。

适应变化才是不变真理

由于COVID-19疫情影响,金融服务业正在被迫改变相关技术、人员和流程的组合方式,从而管理日常的经营业务。

亚太地区迈向自动化和数字化的步伐已经加快,但各个组织主动接受和探索技术解决方案的意愿能够为亚太地区迎接即将出现的新世界做好充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