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专家:对话制裁专家 Nicholas Turner律师


在“咨询专家”环节,我们咨询的其中一位专家是Nicholas Turner,他是香港世强律师事务所的高级顾问,也是周更博客《前五大制裁趋势》的作者,下面由他为我们分析他所看到的全球制裁趋势。

在过去一年中,您发现的三大制裁趋势是什么?

去年,美国继续加强对古巴、伊朗、委内瑞拉的制裁,而且矛头越来越指向这些国家的主要贸易合作伙伴。被调查或受制裁指认的中国企业数量大幅跃升。与此同时,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也强调了合规的重要性。过去,OFAC并没有给出太多合规建议,而是让企业自行想办法遵守规则。2019年5月,OFAC发布了《OFAC合规承诺框架》,在企业应如何做到合规的问题上也越来越有发言权。今年,制裁对人道主义贸易的影响得到了极大重视。显然,这个问题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但新冠肺炎疫情使国际社会更加关注制裁的人力成本,特别是在伊朗和委内瑞拉。这是一个很难攻克的问题。

去年的制裁措施大幅增加,OFAC的执法行动也创下历史新高。您认为这种增长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没有执法,制裁就不会有效果。特别是,OFAC主要通过执法行动传达信息,表明他们对合规性的期望要求。OFAC对近来的许多案件都发表了声明,阐明为何要提请公众注意违规行为的原因。虽然一些案件的和解金额庞大(包括和解金额超过10亿美元的某些案件),但OFAC近来罚款的金额相对较小,只是给出了重要的合规教训。

哪些国家或哪些方面受制裁影响最大?

很明显,那些被全面制裁的矛头直接针对的地区(如克里米亚、古巴、伊朗、朝鲜、叙利亚)或政府(如委内瑞拉)受影响最大。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受到执法行动冲击的往往是周边国家或贸易中心,如中国、香港、新加坡、土耳其、阿联酋等。此外,美国越来越注重对中国实施制裁和出口管制手段,尤其是在技术领域。在全球范围内,利用金融制裁打击腐败、通过马格尼茨基式制裁防止人权侵犯已成为新的关注点。这也是许多国家政府仍然认同的一个方面。

制裁作为一种外交工具的效果如何,单边制裁(如美国)与多边制裁(如联合国)的效果有何不同?

我目前尚未发现有令人信服的研究表明制裁能有效地达到他们声明的效果(相信我,我已经查阅过相关资料了)。但只要制裁方愿意提供救济以换取行为上的改变,制裁确实也称得上一种外交手段。《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便是一个示例。在联合国背景下,考虑到常任理事国(包括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的否决权,安理会设法达成足够共识以通过制裁的这一事实便是外交成就的证明。

不法分子正在通过哪些新途径逃避制裁?

大多数执法人士似乎都认为,加密货币是逃避制裁的一种新兴手段。但目前为止,加密货币能够取代传统货币的程度似乎有限。行业监管也越来越严格,理论上也不那么容易被滥用。在有意逃避制裁和银行合规管控方面,我们认为大部分案件还是通过传统网络发生的,通常涉及到前台挂名公司和专业的资金转移人员,他们一般比任何人都了解国际金融体系。

金融服务企业遵守这些新规则的成效如何?金融服务以外的部门是否也严格遵守?

贸易必须以某种方式进行融资,这意味着银行需面临自身风险以及客户(包括代理银行)带来的风险。鉴于交易的金额和数量,难怪一些金额庞大的制裁和解案件通常涉及金融机构。这使得许多金融服务企业在遵守制裁规则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总体而言,我认为这些措施是有效的,因为可以筛查付款情况,避免明显的违规行为。尽管如此,贸易融资仍是许多银行面临的挑战,这也不难理解。在金融服务之外,OFAC越来越注重对企业的执法实施——许多非金融企业才刚刚踏上合规旅程,没有任何制裁政策的企业仍然很常见。但这种情况将很快发生改变。

哪些资源对确保制裁合规尤为重要?

信息与技术。客户和交易数量达到数百、数千或数百万的企业往往别无选择,只能通过技术手段遵守制裁规定。但设计程序和作出决策一般需要大量专业知识、培训,某些情况下还需要专家建议。

技术如何帮助企业减轻合规负担?

制裁合规与技术是相辅相成的。但众所周知,企业一般需要处理大量名称筛查警示信息。在过去几年中,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提供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其他增强功能的服务。这是好趋势,原因有二。首先,可以提高运营效率,节约成本。其次,可以超越传统名称筛查法,针对逃避制裁的行为提供新的监控方法。

脱欧之后,英国在制定本国的制裁政策方面有更多自主权。我们可以在哪些方面看到这种行动上的差异?

谁也不知道英国的制裁政策会如何发展。但有一点是明确的:英国金融制裁执行办公室(OFSI)的影响力越来越大。OFSI最近对渣打银行的执法行动涉及到一些相当复杂的事实以及巨额罚款,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对于新冠肺炎疫情对制裁合规与金融犯罪的潜在影响,您有何看法?

总的来说,我认为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的关注点又重新回到了制裁对日常生活的影响上。制裁必然会产生经济影响。这一点不可否认。而且在我看来,很难否认的一点是,制裁正在加剧某些地方的公共卫生危机。有些人认为,这种情况下应放松制裁。另一些人则认为,为了保护人民,被制裁的政府应作出让步。这显然是美国政府和欧盟对委内瑞拉采取的立场。无论如何,OFAC规定下有许多适用的人道主义通用许可证可用于支持新冠肺炎疫情的救援工作。我的感觉是,与疫情发生前相比,银行将更愿意利用这些许可证支付医疗物资与服务出口相关的款项。

如果边境关闭,但货物仍需交易,如何安全地完成交易?

新冠肺炎疫情似乎对全球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企业被迫重新考虑供应链、运输路线、承运人等问题。在这一过程中,尽职调查将成为管理制裁风险的关键,但与之前相比,某些企业可能不得不减少尽职调查方面的资源投入。现在正是让适用技术和程序到位的时候。

关于Nicholas Turner,世强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

Nicholas Turner是香港世强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为多家跨国公司设计和实施合规程序,内容涵盖经济制裁和反洗钱的各个方面。Nicholas还为客户提供定制化培训,经常在亚洲各地的会议和研讨会上发表演讲,也是一名公认反洗钱师(CAMS)。